探访沙井电子烟一条街:一度离开的小老板又回来了

作者:黄琼

“大吉大利,入职有喜”“推荐有奖”,路旁炫目的招工广告和厂区门口活跃的招工人员,提醒着这里就业行情的火爆。

这是位于深圳宝安沙井街道的中心路,招工的是几家电子烟工厂。这条全长约5.5公里的马路两边,曾经挤满三四百家电子烟公司,堪称国内电子烟重镇。

市场几经起伏,如今盛景不再,但依然有多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坚守。3月22日的一条行业消息,让“圈子里”重新躁动起来。

当天,工信部就修改《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拟将电子烟行业纳入监管,并参照卷烟管理。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国家队”将要进场,将对电子烟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敖伟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工信部发出的这个消息大家都很关注,我们也正在紧急开会讨论。”

电子烟生产企业东莞玛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刘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对主攻国内市场的电子烟品牌短期内有影响,但长期来看是利好的。”

从2014年6月入行,工厂从沙井搬到现在的东莞,刘韬经历了电子烟行业的野蛮生长和恶性竞争,站在行业的角度,他认为,行业规范的出台将更加有利于电子烟产业做大做强。

1985年,沙井被广东省划为工业重镇,大量外资注入,旧日的盐乡、蚝乡,逐渐变成拥有30多个工业区、500多万平方米标准厂房的工业强镇。过去30余年,辖区内都以电子、五金、钟表、服装、玩具制造等工厂为主。几年前,电子烟产业在这里异军突起。

如今国内电子烟相关从业人员数量超过200万人,而八成以上的烟具厂和七成以上的烟油厂都坐落在沙井及周边。

刘韬之前在厦门做鞋服出口生意。2014年上半年,偶然一次路过深圳,看到沙井电子烟作坊的红火景象,刘韬没多久便正式加入了电子烟大军。

从找合作商,租厂房,装修工厂,招工人到第一批产品出厂,刘韬仅用了3个月。“因为刚开始做的产品市场很成熟,所以节约了产品开发时间。”他回忆说。

谈及沙井电子烟昔日盛景,一位居住在沙井松岗的出租车司机陈先生告诉记者,2010年自己在工厂上班,有一天同车间的五六个同事集体辞职,一同出去办厂生产电子烟了。那时沙井到处都是生产电子烟的小作坊,在电子烟一条街很容易买齐组装配件。由于电子烟组装简易,DIY电子烟也曾风靡一时。

刘韬介绍,现在自家工厂生产的电子烟,批发价大概在20~25元,而市面上的品牌电子烟售价可达一两百元。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国内烟具厂家907家,深圳占85.7%,其次是东莞占10%,其余为珠三角及全国各地;烟油厂家86家,深圳占72%,其次为东莞占10%,其余为珠三角及全国各地。

而同期,国内电子烟行业上下游企业相关从业人员数量超过200万人,其中电子烟生产企业数量约60万人,相关配套的电池、五金、线路板、塑胶、包装材料、物流、检测等供应链企业数量超过100万人;从事贸易、终端零售实体店从业人员超过40万人。全球电子雾化烟专利数共有28642件,其中中国25006件,占87.3%。

但如今再去到沙井中心路,没有熟人的领路,想找到电子烟工厂的身影并不容易。小作坊工厂在行业洗牌下,大部分被淘汰了。

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规定禁止在线上平台销售电子烟及发布电子烟广告。现在打开某些线上购物平台,搜索“电子烟”字样,已经无法打开页面。

这对高度依赖线上销售的沙井大部分小作坊都是重创。来自江西的电子烟生产商姜先生,便在那时撤离了深圳。

刘韬的工厂则在2017年就搬去了东莞,规模从200人缩减到了20人左右。刘韬称,主要是因为市场竞争激烈。转移到东莞之后,虽然规模缩减了,但营收却保持了稳定。

这个月,姜先生又开始在沙井寻找小厂房,试图“东山再起”。他告诉记者,有好几个老乡同行在这边依然发展不错。不过,对于一系列监管政策及行业标准出台后的市场前景,他坦言并不清楚。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