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石门实验学校留校师生改编《一封家书》传思念

1月21日,河北省新增的确诊病例20例,均为石家庄报告。这一天,石家庄仍处于全域封闭状态,也是石家庄石门实验学校封校的第16天。

对于刚进入寄宿制学校初一逐梦班的学生来说,封校是一场漫长的战役。突发的疫情使得学生们无法每一周回家一次,家长也无法前往学校探望孩子。子女和父母之间的联系只能依赖于学校里的座机电话。

1月20日,班主任白雪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我能感觉到他们很想家。借手机给学生们和家长视频时,总能看到孩子们眼眶红红的。”

老师把视频发在家长群后,很多家长纷纷表示很感动,感谢老师们的用心良苦。本文图片均为石门实验学校老师提供

校团委杨悦梅也有类似的感受。她看到有学生和父母视频时,得知父亲成为了一名小区的志愿者、手上还生了冻疮,因而流眼泪时。杨悦梅就和白雪商量,一起改编《一封家书》,让孩子们通过视频的方式向家里人报平安,架起传递思念的桥梁。

1月16日上午,在得知这个想法后,学生们表现得十分配合。“孩子们花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制作了彩纸上的字,听了两遍歌,跟了两遍伴奏就学会了。”白雪说,“学生们学的时候很激动。”杨悦梅补充道,“录制两遍成功,简单加个片头和片尾就发到家长群里,有家长说听到第一句话就泪奔了。”视频发出几分钟后,群里便得到了家长们的热烈回应。有家长回复道,“有心了,感动。”另一名家长回复,“看得真的太感动了,感谢白老师,感谢孩子们。”

两名女孩举着改编后的《一封家书》歌词牌,向爸爸妈妈报平安。

疫情期间,人和人的距离远了,但是心却更近了。

杨悦梅曾问一名同学,封闭这么久还能撑得住吗?她记得孩子回答,有老师们时刻陪伴着,感觉学校挺安全的,生活也一切都好。杨悦梅感叹封校期间孩子们飞速的成长,“感觉孩子们真的长大了,懂事了。”

作为坚守在初一逐梦班的白雪来说,封校是苦乐交半,苦的是身体,乐的是心灵。由于疫情来得突然,不少老师没能及时返回学校,在家中自行隔离。现在的石门实验学校里,一个班只有一个老师在管理。

一名男孩举着改编后的《一封家书》歌词牌,卡片上写着“其实我很想家”。

白雪说,每节课她都需要在场,也没有周末和休息。但虽然身体疲惫,心却是暖的。午饭期间,学生们会跑着去教工食堂的门口,坐成一排,等着和她一起吃饭、聊天,再一起回教室。学生们还会时不时地给她买蛋挞之类的小吃。白雪说:“学生们更加依赖我了,这种感觉很幸福。”

在疫情中,白雪的心情也或多或少带着点焦虑。她说:“本来以为19日24点会解封,一直盼着,结果也没有。”但想起班级里的孩子们,她的语气变得安心了很多,“我能做的就是多鼓励孩子们,他们心态蛮好我就放心了。”

(原标题:暖闻|石家庄石门实验学校留校师生改编《一封家书》传思念)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